导入数据...
设为主页收藏本站
 
2018年11月15日 星期四
汶川:玉垒浮云下的村寨
中国·汶川网      http://www.wenchuan.gov.cn/    发布时间:2018年5月30日   来源:微信公众号:锦城夜雨

 

汶川威州镇牛脑寨村

去通山村

5月下旬的时候,5·12地震十周年的专题终于做完,忽然觉得缺少点儿什么。10年后的青川去了,北川去了,可是汶川没有去,是约的稿。虽然这些年也陆陆续续跑了很多次汶川,却觉得似乎可以在这个季节再去一次。

周日的上午,正犹豫去哪里,汶川的朋友xiaoshige的朋友圈提醒了我:“又双叒叕堵起咯!除了萝卜寨还有其他寨子啊。去通山寨撒,还有月里、白水,车厘子也多撒。 没有必要在一个地方堵起哈。那么热,你们堵起也造孽得嘛!”

说走就走是我一贯的风格。马上买了最近的票,12点40分汶川的车票,同时发朋友圈,说了计划看是否有人同行。有人同行就自驾一起去,没有就个人赶车去。于是简单收拾,一个小包,相机、充电宝,一件抓绒和冲锋衣,换双登山鞋。

 

汶川雁门乡雁门沟及两侧的村寨

 

半个小时候,朋友圈无回音。个人出发。

到了车站才发现早饭和中午饭都没有吃,买了两个面包车上啃。

中午的车人不多,几个州里面(可能是汶川的)的小朋友在聊着各自的事情。听起来颇为有趣,比如说壤塘有多远啊远得来没想过去,成都安逸好耍人多之类的。 他不知道,这个旁边的成都人在心里替他回答了,壤塘不远且美,值得去;成都人恰恰觉得你们州里头好耍呢!所谓旅游就是从自己住腻的地方到别人住腻的地方去,这就是了。

下车,很好的阳光。不开车的独自出行,其实最难的是在下车的那一刻。你到一个陌生的地方,举目无亲,会有自然的不适感,或紧张。但,我目的很明确,通山村。

 

汶川雁门乡通山村

去通山当然并不只是因为xiaoshige的朋友圈。触动我去的,还有网上另外的博文:《灾区纪行——夜宿通山寨》,作者是张十三,时间是2008年12月。那时候的通山寨经历地震的创伤,房屋大多倒塌或者严重受损,满目疮痍,居民住在临时房屋里。作者提到他住在刘少林一家。并写道,刘少林的父母亲还有段在现在看来,也算传奇的爱情故事。十年的变迁,传奇的故事,都是值得一去通山寨的理由。

你要找车,自然有人找你。100元的价格说好,拉到通山村。师傅说,怎么不去萝卜寨,我说去过,再说这几天肯定人多。他说,还可以去龙溪乡的羌人谷。我说去过,还从里面的阿尔沟走到了茂县三龙乡。他说大寺村可以,冬天还有冰瀑,我说去过,如果往上走到顶上,视野很好,这个季节杜鹃应该很漂亮了……一番话下来,师傅不再介绍地方。虽然多次出行这样的对话最后都是:你硬是比我们当地人都走的多。但这样的对话本身是好玩的。顺便问到家里的地址、特产,车厘子的收成、价格等等。

 

汶川雁门乡通山村的经济作物花椒、李子、核桃

这也是我每年坚持要有这么几次搭车漫游式旅行的初衷,当你以一个普通游客,甚至屌丝游客的身份行走时,你遇到的人,听到的话,绝对……不一样。

雁门乡,紧靠汶川县城以北。传说此地因“负山临江,两岸壁立,中通一线只有鸿雁可以飞越”而得名。进雁门沟后风景越来越好,只是一路少行人。路边有个40多岁样子的羌族大姐,招手想搭车。师傅犹豫了下,可能他想是包车不便搭人。我说,要不把他带上嘛,没事。他便停下,羌族大姐几步跑过来,上车。一问,刘大姐正好是去通山村。

刘大姐说,你去通山干啥子哦?

我说,耍嘛。

得益于近来的旅游开发,虽然通山并不是旅游区,但有时候总也有像我一样的不走寻常路的游客来到,摄影的,吃车厘子的,或者纯粹就是走错了的。总之,大姐对我的到来见惯不怪。而言谈中,得知刘少林其实是他们的亲戚。这也丝毫不让人感到奇怪。在羌族和嘉绒藏族地区(其他某些地区也是),一个人的亲戚,可能遍布周边的数十个寨子。现代城市里,一代亲二代表三代四代认不到,但在羌山地区,亲戚的关系紧密和深远得多。

到通山寨,与我想象中的差不多。普普通通的寨子。“通山村地处高半山,全村113户,481人,其中贫困户8户,31人,主要收入来源靠种植业和外出务工为主,由于地处高半山,交通不便、自然资源匮乏、基础设施薄弱、产业结构单一,加之村民观念落实,属于典型的高半山贫困村。”(来源阿坝日报2017.11.17《汶川:互助网格让贫困村变了样》 作者伍排勇 王望)村口还有大红的标语“通向小康致富路…幸福村”。午后的村子很宁静,村口停了几辆川A牌照的车,看来像是来摘车厘子的。

其他的门要么关着,要么虚掩着。

 

通山村村口

刘大姐主动带我去刘少林家,转了一转,人不在。我也并不在意。大姐说,去我们家坐坐,我说好。刘大姐家里,有葡萄结得很好,花也种的不错,还有一个人——刘大哥,正在和水泥准备修房子,5·12地震后,房屋最初是修了一部分。但完善还是得慢慢来。挣了点钱修一点,再挣点钱,搞点装修。我说,你们家房子这么宽,完全可以搞农家乐了。大姐说,我们这里偏,地盘也没有萝卜寨那边大,哪个来哦。我说,这倒未必呢!房子是自己的,你完全可以收拾两个房间试试。现在都讲体验旅游,许多游客想体验的或许正是这种感觉。

问了去牛脑寨的路,从大姐家出来。在背后的山腰眺望,发现其实风景相当不错,下面是高山深壑的雁门沟,上面是萝卜寨背后的大山。

雁门沟曾经在10多年前,有人提出过开发建议,写成《“九寨沟旅游环线”上一个有待开发的景区 ——汶川县雁门沟小流域生态与羌族文化旅游资源及开发前景》。雁门沟外沟段4公里,内沟段16公里。内沟段不仅少有人知,且风景非常优美,常规旅游和特种旅游皆资源丰富。可惜后来的5·12地震影响了这一切。

在民间故事中,通山寨曾和萝卜寨一样富庶,素有“吃不完的通山寨,搬不完的萝卜寨”之说。如今,借力于旅游,萝卜寨的名气很大,而通山寨依然深藏功与名。这样的深藏,终究不会太久了吧。

也许不久的将来,这里也会有较为完整的农家乐,也许这里将会开发出通往雁门沟深处的徒步旅游线路,这里成为户外爱好者们观览雁门大峡谷的绝好的大本营……

告别村子往白水村行走时,发现村口有个小庙。保存得不错。奋力前行的人,却不丢失来处。这个也值得赞赏。联想到西南民族大学的金艺凤教授,曾撰写《羌族劳动歌——E YA MI SE的音乐形式研究——以四川汶川县雁门乡通山村为中心》,就知道通山村其实也是有底蕴的。曾经在经济上发展比别人慢半拍,但这慢未尝不是给了保存传统文化的机遇。

一个民族也好,一个寨子也好,面向现代化的同时能够守住根脉,这样才是最值得期许的。

从通山、白水到秉里

通山到白水有水泥路,我却决定沿着更高的高半山的小路行走。视野更好。对面的便是xiaoshige说的月里村。地势更为开阔,人家也更多。资料显示全村有人口1085人,耕地面积2060亩。2014年,月里村还是个“后进村”。后来,村里新修水渠、蓄水池,铺设灌溉管道,新修田间耕作道,硬化机耕道,新建通组路的错车道。很是有一番努力。曾还规划打通连接萝卜寨景区的索桥村与月里村形成环线。不知道进展如何。这次没有时间去月里。但远远的望去,似乎面貌很不错的样子。

虽然风景很好,但一天下来才吃了2个面包,时间来到四点多,突然觉得有些饿了。村里倒是有车厘子,却不敢去摘,公路上捡了2颗落果,品相不错。路上见有野草莓,采了几颗来吃。这时候就想起我的朋友华西雨屏,要是他在,一定可以找出几种可以吃的植物。

 

雁门沟

走到清土坪,乡村也很安静。见到位羌族大爷,问村子里有小卖铺没有。说是没有。问了路,继续走。大爷指示,牛脑寨村其实可以直接翻上去,但是我却没有太多力气,只好继续横切。横切是白水村。遇到一位大姐,问哪里有小卖铺。终于有了!

在一家毫无小卖铺标识的房屋外,喊了几声买东西。没有任何回复。只听见细细索索的切猪草的声音,再喊似听见了。声音停下,出来,开门。是六十来岁的大爷。问明来意,带到楼上。东西不多,买半斤花生,一小包薯条。出门时大爷问我还要去哪里,怎么一个人?我说要去牛脑寨村,大爷就哦了一声。说,要是你不去牛脑寨,可以在我家住,煮饭吃。谢过大爷,继续走。村里的泉水管子里接满水,吃了点薯条花生,有了力气。正好一个三轮车路过,我说去牛脑寨不,得到肯定的答复,于是跳上去,瞬间由人在苦旅变成了开心麻花。

很快到了垭口,前面是水井湾,再前就是牛脑寨,没有大起伏的垭口,遂下车,准备拍照再走。告别时,准备请师傅吃花生,他推脱牙齿不好,谢绝了。

 

月里村

垭口一面可以看到水井湾、秉里村,一面可以看到雁门沟这边的白水、月里、通山、麦地等村落,视野极佳。只是也许当地人早已经见惯了这样的风景,而游客们,则拥挤在有限的景区里抱怨人多,却几乎不会来到这里。

前面有个几十米的小山坡,看时间还早,决定去看看。路过一个小小的坝子,立了一块碑,说明5·12地震时,这里曾经作为停机坪,为众多人打开了生命通道,带来了救援物资。虽然现在坝子已种上庄稼,但这块碑依然见证着一段惊心动魄的往事。

山坡像一个昂起的头,不知道附近的牛脑寨村的名字是不是与此有关。一块牌子,记录了红军曾在此与胡宗南的部队战斗。从牌子得知,这个坡应该叫巍顶山。登上山坡,视野更佳,颇有江山辽阔俱在眼前的感觉。想,这里露营,看风景都是不错。

 

白水村

横切是水泥路到井水湾,牛脑寨,而直接往下有另外一条公路去秉里村。秉里村是5·12灾区重建的首个试点村,也是汶川首个整体交付使用的援建村,生态农业和旅游业都不错。从山上望去,也是整饬和漂亮的。遂决定还是先去秉里,应当有住宿。

路上不见一个人。见洋槐花长得正好,伸手去摘两把来吃,结果刚踏到路边,扑棱棱飞出一只大鸟,我一看,一只雄性的普通雉鸡,拖着长长的漂亮的尾巴飞到几十米外。正当我在犹豫是否继续摘这洋槐花时,扑棱棱,又飞出一只雉鸡,雌性的。

看来,是我的无意闯入,打扰了人家谈恋爱,罢。继续走路吧。

 

白水村的车厘子

边走路边翻出手机看秉里的资料。秉里村条件比较好,耕地多。近年来公路、人畜饮水灌溉工程等基础设施都很完善了。青红脆李、甜樱桃是村里的特色产业。全村种植了樱桃约500亩、青红脆李约300亩,加上发展农家旅游,收入相当不错。地震前人均收入不过2000多, 2017年是15000多了。

进得村来,安安静静。我原以为会游人如织,来来往往。转念一想,已经晚上7点多了,又是周日,游人应该差不多都回去了。后来证实果然。

 

秉里村与汶川县城

最近是旅游的旺季,也是车厘子的旺季,忙碌过后,村民们三三两两的在房前休息。见到一户人家门口花开的很好,问了一位阿姨,村里有农家乐住宿没有?得到的答复是没有(后来知道村里有较多的接待游客吃饭的,但接待住宿的尙无)。阿姨又问,你一个人?我说是。她说,我跟家里人商量一下。于是,说一个人可以住。并说正在吃饭,一起吃吧。

于是,进到屋里。满满一桌子菜,满满一桌子人。原来今天阿姨家中午才接待了好几桌客人,游客在农家吃饭,吃车厘子,买车厘子,已兴尽而返。今天家里有亲戚朋友来帮忙接待,也帮忙卖了几百斤车厘子。现在一天忙碌下来,全家人坐在一起,享受着忙碌之后的丰盛晚餐。

 

秉里村月色

饭后,月亮升起来。背后走过的山已经隐入墨色。前面大片的李子树、车厘子树,依次接到了县城边。县城很近,却没有丝毫的喧闹,只有凉爽的风吹来与主人家就闲聊起来。

谈退耕还林的政策、谈5·12后的重建,谈当年车厘子进村时还不愿意种——怕不种粮食饿饭,谈城市生活的体验……这种随意的闲聊,却有极大的跨度,也可见真正的民心。对当地人来说,这样的生活是值得自豪的,有美丽家园、有不错的收入,空气优良,节奏从容。的确,这让人羡慕。

阿姨问我,要不要把那一个小花园修成水泥地,这样游客来地方更宽敞。我说不要,花园,让人感觉的是生活的品质。这点能够吸引人,能打动人。阿姨也说好。她说那开的很好的月季(玫瑰?),一年开两次。第一次开是春夏之交,正好是卖车厘子;之后修剪,到八九月又开,正好卖李子。我说这花简直是发财树了。

牛脑寨,圆你一个雪山情怀

一夜酣眠。早上5点50醒来。出门,天还蒙蒙亮,而西面的小雪隆包,已经很亮!(昨天阴,没有见到) 正好阿姨已经起来,我连忙给她付了账告别,往牛脑寨走去。大姐说,等会下来吃饭哇。我说要得要得。

天渐渐变亮,日出之前的阳光,打在小雪隆包上,呈现出日照金山的景色。虽然,我曾经在汶川、理县地区的多个地方看过小雪隆包很多次了,但依然再一次屏住呼吸,领略这一刻的华丽与奢侈。

 

秉里村到牛脑寨,日出之前的小雪隆包

走到牛脑村,天色大亮。雪山、峡谷、村庄组成最动人的风景。守着风景的人们,曾经恐怕无心看风景——牛脑村,有142户585人,2014年还是省定贫困村,人均收入4000元左右。现在大力发展红脆李、青脆李。村子计划用三年时间,提升到人均8000元。

在牛脑寨村,饥肠辘辘的我问位大娘,哪里有小卖铺。大娘说,饿了哇。我们家有饼干,走嘛!我只好谢谢这份盛情。说我有朋友从成都开车过来了。带有吃的。

于是,就一个人守着这份风景等人。

想,如果这里有一个客栈,给城市里忙碌的人,寄放一份偷闲的惬意,寄放一份守望雪山的情怀,寄放只有山风与田野的梦想,恐怕也是要火。西山村的浮云牧场,满足的不是奢侈,也仅仅是此。牛脑寨,也未尝不可。但愿有有心人,能去尝试之。

朋友八月果园的车上来,一通拍摄之后,从白水村下山。又走了一趟昨天的路,路边有摘车厘子的人,客气的挪动三轮车,于是相请不如偶遇,就在这里买了。一路吃下了山。

返回成都,发个朋友圈,有朋友就哇塞去的好地方。其实,对于我来说,这真的是一次简简单单的旅行。而这样的地方,汶川、理县、茂县还有很多很多。稍微偏离热门景区,既有好风景,也有好的有趣的人们。

但是,我终究要给这文字取一个标题。牛脑寨这一片山属玉垒山(玉垒山脉西麓的一部分,详见《玉垒浮云变古今——玉垒何在?》 芈志林著),唐诗人岑参没有到过这里,但他写道:“玉垒天晴望,诸峰尽觉低。”杜甫又写过“锦江春色来天地,玉垒浮云变古今”。玉垒浮云曾见过古人,见过今人,见过十年前地震的悲怆,也见过十年后人们奋力向前创造更好的生活。

玉垒浮云下的村寨。

如此,甚好。

攻略:

汶川县雁门乡通山村、白水村、月里村,威州镇牛脑寨村、秉里村,处岷江河谷左侧山腰上,距离县城数公里到10多公里。导航可到,导航时记得输入汶川县**村,有些村跟外地重名,不要跑到别的地方去了。海拔1400-2000左右。皆可通轿车。(村里道路稍窄,建议不要开超宽超大的越野车,一般的轿车无虞)水果多,以车厘子和青红脆李为主。是休闲游和观山徒步的好地方。

审核:   责编: